倾听内心,播种希望:《小农场,大教育》书序 
作者:王堂兵 2012/5/22 9:16:43 阅读:2567次

《我的农场教育》熊兴权 著  特约编辑:王堂兵

   任何人都可能在没有外力帮助的情况下,发现每个当下的实相。作为教育人,他的经历涵盖了个人、教育乃至社会演变的根由。完整而深入地觉察我们当下的教育行为,并渗透个人观点进行整合型、批判性思考,乃是我们自己的必要行动。无穷的经验,深植于内心的激情、爱心、信仰以及四十余载积累的教育智慧,全都凝结在他自己的“生命之书”:描绘个体之梦,大写教育之爱。

    “你为什么只想做书本的学生,而不做人生的门徒?若是能在周遭的环境里发现孰真孰假,你自然会知道什么是实相。”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在1934年的言论,熊兴权用30年的教育心路去验证了。他秉承并坚守自己的教育梦想,从“开心农场”的耕耘到“伊顿公学”的倡办;他破除教育诟病推行改革,从“初为人师”的静默到“上游博弈”的高歌;他开垦“小农场”、试验“大教育”,从“述而不作”的静观到“笔耕不辍”的张扬……他,一边倾听内心,一边播种希望,总带着个体的思想及智慧,体悟并冥想,实修且行动。于是,他成了教育的门徒。

    纵观这本原生态的书稿,有一个惊喜地发现——从一种深奥而新颖的自我认识之道,到为个人解脱及成熟之爱带来更深的洞识——他经历由实践到认识和由认识到实践的反复循环,在辨证与动态中实现了文化觉醒、生命发育和自我超越。这也许就是人生价值的发现、彰显与扩散,一个可能,一次跨越,一种必然。

   文化觉醒,一个可能。冲着“钱”来到私立学校,这是活在当下的生存哲学,是一种原始的冲动,无可厚非。然而梁才学校作为全日制民办学校要生存和发展,不可能仅依靠一时激情和冲动来实现的。何为民办学校教师的责任感和价值观?如何让每一个教师都得到发展,让不同的教师都得到不同的发展?什么是民办小学学校的独立价值和特色发展的路径?办成一个什么样的学校,培养什么样的人?他还想到了处于上游的小学教育,如何才能保持上游的“山青水秀”和为孩子们的学习“积蓄能量”?……作为校长,他开始阅读书籍与反思问题,开始剖析学校框架与求解教育疑难,开始聆听各式各样的声响——把所有的声音都听进去了,你的心不再是一条狭窄的管道——透过欲望的屏障去聆听,只有不投射任何欲求,才能听得出声音里的意义。反思问题与智慧融合的统整,主流范式和教育实践的研究成为了一个校长的主要工作。在这个风云多变、充满风险、逻辑不清、行动茫然的复杂世界,我们应该怎么办呢?作为校长也会迎接一个可能,即文化觉醒并努力践行,具体地来说是“技术工具+哲学智慧+科学知识+实践经验+艺术技巧”。

    生命发育,一次跨越。一个人的世界是否丰腴精彩,在于精神内涵与成功体验。熊兴权从不善言语,到论及教育问题就兴趣盎然、滔滔不绝;从写“豆腐块”文章,到勤奋笔耕并结集出版书籍;从一心只教圣贤书的普通教师,到关心师生主体发展的知名校长,他在不断“认识你自己”的过程中,也促进了他人的进步……熊兴权热爱书法,善用短锋狼毫,讲求藏头护尾、回锋逆转,起笔处顺入而无缺锋,转折处舒缓而少涨墨,收笔处用旋锋为求其圆浑;运笔凝重洒脱,笔道浑圆遒劲,间出枯笔,用笔势劲力匀,不见起止之痕,方圆兼备。笔墨与言谈之间,笔者发现他是一个行事沉稳、内敛低调、精神充实的人,而促进其生命发育有三大要素:一是读书明白,明白教育教学原理,明白学科规律,明白学生身心;二是反思明理,反思课堂教学策略是否恰当,反思学校规划管理是否合理,反思教书育人方略是否妥帖;三是实践明天,教育是为了未来,要站在教育之外、教育之上看教育,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学生,用不断更新的思维应对教育教学,从不断的实践中体验成功,追求专业提升。

    熊兴权赞同并遵循《学习的革命》中提出的发展公式:成功=梦想+激情+敏感+体验。只有梦想才能超越,才能摆脱平庸;只有激情才能感动自己、感召他人;只有敏感才能抓住一切机遇,领略生命的美和奋斗的意义;只有体验才能真正实现人生的价值。有了一次次成功的体验,他才有了数次接踵而来的跨越。

  自我超越,一种必然。人真正追求的不是自我实现,而是超越自我的生活意义。一个能够自我超越的人,一生都在追求卓越的境界,自我超越的价值在于学习和创造,修炼永无止境。熊兴权不断地设定自己不同阶段的目标,构建个人愿景,保持创造性张力,诚实地面对冲突,挑战自我并一次又一次的自我超越。熊兴权把“激发生命活力,享受生活快乐,体验人生价值”作为办学理念,培养志气、灵气、大气、雅气的精英人才,认为学习和工作重在唤起人的主体精神。他曾有这样一段美妙的文字,“正确的教育,是找出截然不同的生活之道,让孩子们的心从局限中解放,享受着爱,自由地生长。”于是乎,他找到了正确的教育,一个农业大县环境下的校本教育特色:“种植教育”。路径是办起班班有园圃,人人喜种植的“开心农场”。并以此作为教育理念华丽转身的载体与试验场。小农场,大教育,他从开心农场得到诸多启示:教育如同农业,是有季节规律的;农业要抓住机会,才会获得丰收;闹过“断骨增高”的悲剧,试过“药物增高”的痛楚,教育是慢的艺术,不能“拨苗助长”,相信种子,相信岁月,需要静静地等待花开的时刻。

王堂兵和熊兴权在泸县梁才学校(2011-10-23)

     小胜在智,大胜在德;小爱给“鱼”,大爱赠“渔”。大人先生者,不失赤子之心。如果你向孩子学习,能够唤起你自己的天真,让你活得明白、坦率,而且简单纯粹。那么,你对教育的本真及爱的纯洁感受得越多。经过三十余年的教育实践,熊兴权在自我的觉醒、发育和超越的过程中,终究找到了真理:教育以展示和开启智慧为首要使命。通过整理这本书籍,一则倾听内心、播种希望,二则著书立信、启迪人心,他感受到了教育是对人之世界和物之世界的理解,顿时变得润朗清新、情绪饱满、精神抖擞。

    山脉起伏如长龙,溪流蜿曲似玉带。玉蟾山下,九曲河畔,一座以“龙城”称誉的小城里,熊兴权及泸县梁才学校开垦农场,播洒大爱,为孩子们种下学习的种子。是为序,与之共勉。


王堂兵[相关文章]
【校长思想】素质教育,为学生未来发展的不同可能性开放(肖明华/成都实外西区)
【校长思想】让优质教育飞入寻常百姓家(杨建平/陕西汉中龙岗学校)
【校长思想】为什么是东辰新教育:民办教育的发展和勃兴之路(祝启程/绵阳东辰学校)
【校长思想】用“智慧教育”培育“智慧儿童”(张仕志/遂州外国小学校)
【校长思想】本真教育,精神成长过程的追寻(唐绍林/四川宜宾二中)
【校长思想】倾听内心,播种希望:《小农场,大教育》(熊兴权/泸州泸县梁才学校)
 
编辑:wtb
 
   
主办单位:四川省陶行知研究会初中专委会  网站支持:stgst.com 管理入口